行業新聞
你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動態 > 行業新聞

幫你鑒定為假包的鑒定報告可能也是假的

來源:蘇州YKK拉鏈??????2021/4/26 13:01:58??????點擊:

YKK拉鏈 www.365sanyuan.com】究竟何為奢侈?或許沃爾岡·拉茨勒在《奢侈帶來富足》一書中的定義最為恰當:“奢侈是一種整體或者部分被各自的社會認為是奢華的生活方式,大多由產品或者服務所決定?!?/span>


最近關于奢侈品消費的鬧劇層出不窮,前有路虎車主花100多塊錢買LV手包質疑是假貨,后有唯品會與得物因一條Gucci腰帶上演現實版的“羅生門”,事實上,這種例子在今年來不勝枚舉。


20201月份,有網友在閑魚購得二手Burberry連衣裙,在優奢易拍的在線鑒定結果為正品,get平臺的鑒定結果為仿品。據《時代周報》20213月的報道,在寺庫購買的亞歷山大麥昆鞋,優奢易拍鑒定卻是假貨YKK拉鏈。翻看淘寶的代購店鋪,平臺鑒定結果各持一詞的現象屢見不鮮。


誠然,奢侈品江湖背后藏匿著無數條看不見的鴻溝,間接吸引著大量聞風而來的職業“鑒定師”。尤其是以炒鞋為主的二手奢侈品交易盛行,一句話便能決定乾坤的鑒定師,市場地位日益凸顯,相關的鑒定業務也逐漸成為一個平臺的核心競爭力。以UFO為例,旗下共有11個全職鑒定師,34個全職鑒定助理。


只可惜,消費主義盛行之下,奢品行業除了如明星造型師夏子豪(Gio)這種臭名昭著的假代購之外,奢侈品鑒定背后也并未完全都是真材實料。


假貨蔚然,鑒定成為剛需業務


2020年中國奢侈品市場研究報告》顯示,受疫情影響,全球的奢侈品市場在2020年多少受到沖擊,只有中國是增長的國家,據悉,2020年中國個人奢侈品市場同比增長48%,達到近3460億元。


需要注意的是,這其中二手奢侈品交易占很大一部分。中國舊貨協會二手奢侈品工作委員會公布的數據顯示,早在2016年我國二手奢侈品市場的年交易額就超過80億元,且每年以超過20%的速度在增長。據悉,2020年有7成以上的人買經典款的二手奢侈品,比買新款的2倍還多。


時至今日,消費者早已不像從前那樣從心理上抵觸二手舊物,尤其對于奢侈品來說,收藏或許意味著增值與保值,從某種角度上看,這也算是一種另類的投資手段。比如2015年,愛馬仕一款包在佳士得拍到22.3萬美元的高價,另一款標價45萬,增值超過9.8萬英鎊。


當然,絕大部分人買二手奢侈品并不是為了收藏保值YKK拉鏈,紅布林平臺數據顯示,超8成用戶2018年花的錢不到4000元,平臺二手奢侈品的定價大部分在市場價的3折以下,性價比是消費者選擇二手奢侈品的關鍵因素。


也正因如此,二手奢侈品市場打著價格戰的幌子,試圖渾水摸魚者甚多,久而久之,交易由一種經濟行為過渡成“玄學”行為,運氣加持下的消費端展開來看就是一場現實的魔幻主義大戲。


奢侈品流通中到底有多少假貨?客觀數據或許可以告訴我們答案。據悉,在2016年海外代購的奢侈品中約60%是假貨,《中國二手奢侈品市場發展研究報告2020》顯示,在2017年,優奢易拍鑒定的所有商品中僅有3成多為正品,且正品率在逐年下降,到2019年,綜合正品率為33.6%,相比三年前下降4個百分點。


特別是社交平臺壓縮了交易路線后,假貨愈加蔚然成風。數據顯示,2019年優奢易拍鑒定的商品中,有53%的假貨來自社交渠道,眼看市場物欲橫流,消費者惶惶不安,真假鑒定逐漸成為奢侈品渠道不可或缺的一環。


近年來,各大平臺的鑒定數量逐漸增加,2019年的鑒定數量約為2018年的2.3倍,且二手產品的鑒定占比高達72%,就算是全新奢侈品的鑒定比例也將近30%?;仡欉@一場場有風險的懸線生意,“買奢侈品,必鑒定” 這是很多涌向消費升級的人的共同心理。


中國約有97%的奢侈品在個人用戶手上,有調查顯示,超過40%的消費者愿意為付費來鑒定產品真假,個人用戶鑒定高達80%以上。2019年以來,相比于此前的線上拍照鑒定,越來越多人更傾向于實物鑒定,2017年實物鑒定僅占25.9%,到2019年這個數值就達到41.3%。


如今,買奢侈品似乎已經深深地烙印在年輕人的價值觀上層,這或許是環境壓力下的無奈之舉,然而可悲的是,當一件件假貨撲面而來,何去何從,誰都沒有確定的憑據。


當制造水平封神,鑒定師陷入“精致陷阱”?


提及奢侈品鑒定,在中古文化濃厚的日本最為成熟,公開資料顯示,在日本出自鑒定師之手的鑒定報告,甚至可以得到相關部門的認可。國外奢侈品鑒定師屬于高薪職業,平均年薪都會在10萬元左右,的鑒定師則可以拿到50萬元的年薪。


反觀國內,目前國內還沒有針對奢侈品鑒定師開出的培訓課程,也沒有相關的認證體系。職業標準的欠缺致使行業正野蠻生長,不少機構趁機入局瘋狂圈地跑馬,有關奢侈品鑒定的課程源源不斷地涌現。


更關鍵的是,這些課程價格居高不下,一周的培訓費用高達1400049000不等。以中奢中心為例,箱包類產品培訓周期為7天,價格高達17800元,腕表類產品培訓5天,要價為14800元。


至少就目前來看,國內專業的鑒定師寥寥無幾,有調查曾經披露過具體的數字,國內的鑒定師具體不超過100位。在得物上,平臺鑒定師不到20位,日均鑒定數量卻高達3003500件,20198月份炒鞋期,知名的鑒定師日均鑒定數能在2000雙以上。


一邊是接踵而至的真假產品,一邊是精力有限的鑒定人員,當工作量極端膨脹,鑒定過程卻往往只有幾分鐘,鑒錯事故在所難免。更何況,國內的制造水平早已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,即便是經驗豐富的鑒定師稍不留神,也會陷入偽精致“陷阱”里。


我國制造技術的影響力向來不可小覷,不僅吸引著眾多奢侈品牌紛紛建廠代工,也為龐大的山寨產業孵化了技術溫床。例如耐克,從1981年到現在YKK拉鏈,耐克在中國的代工廠有近200家,工人總數超過20;此前,巴黎世家也將代工廠從意大利遷到中國莆田。


除此之外,阿迪達斯、PUMA、KAPPA、Timberland等國際品牌從上世紀80年代,就開始在莆田代工生產,一時間,潮鞋是年輕人奢侈品中的假貨重災區。


《中國新聞周刊》曝光過部分假鞋產業鏈不僅仿制鞋子的技術出神入化,連鞋盒,購買清單與都一應俱全,有的交易平臺甚至在售賣正品鞋盒。曾經有耐克員工在《紐約時代》的采訪中表示,全球每3雙耐克中,就有1雙是“莆田假鞋”。


不可否認,純熟的制造技術將國內鑒定門檻無形中高了不少,有資料顯示,約有28%的奢侈品假貨能仿造得分毫不差,正常鑒定流程很難區分真假。2019年,在鑒定平臺正品率倒數前十的品牌中,***的也不過才39.4%,在國內有多個代工廠的Michael Kors的正品率低至16.5%。


有意思的是,盡管鑒定師的培訓熱度如火如荼,但培訓學員中真正從事鑒定業務的只有5%左右,絕大部分選擇自立門戶,代購微商或者開二手奢侈品店,其中線下開店的就占30%以上。


另一方面,在鑒定圈,代購與鑒定師相互串通,暗中牟利早已不是什么新鮮之事,甚至一紙鑒定證書只需要十幾塊錢。鑒定背后或許沒有真假可言,這是一場人心博弈,無論輸贏,只論。


奢侈品主義:心理安慰or PUA游戲?


古希臘時期,奢侈的概念一直是人們持續爭論的熱門話題,支持者認為奢侈品是社會進步推動力和有高追求的標志,反對者則將其視作“意義道德”。


英國工業革命后,消費需求催生出一個神話般的消費時代,這個時代為世界彌留下兩個最重要的理念,一個是營銷,一個是時尚,時至今日,這兩個理念依舊緊緊地捆綁在一起,并不斷踩著消費鏈上的焦慮爽點,制造社交距離。


同樣的,這也是一種新的剩余價值剝削方式,即督促消費,鄙視淡欲。


我國究竟用了多長時間變成奢侈品消費大國的并不得而知,但可以確定的是,那些收入不高卻依舊瘋狂追捧消費升級的人,奢侈品的購買欲望爆炸通常只有幾分鐘的時間。這其中,可能是社交平臺上的一句心靈雞湯,也可能是影視劇里的一段對白。


2018年,全國居民人均消費支出只有19853元,但中國消費者卻貢獻了全球32%的奢侈品消費,業內專家預測,2025年,全球46%的奢侈品最終將賣到中國消費者手中。


去年的熱播劇《三十而已》里江疏影有句臺詞“鉆石與珠寶承載著女人的夢想”,雖然這句聽上去資本PUA極重的話在微博上曾經掀起一場女權罵戰,但不可否認,在現實生活中,奢侈品消費在很多人的眼中可以直接與階層感受相掛鉤。


比如我們時常聽到有人說,“男生一定要有一只戴出去不露怯的手表”、“女生必須有一個能讓自己底氣十足的包包”……在消費主義面前,一個人與自己的關系很大程度上是由外界的符號價值所提供的,與其說奢侈品販賣的是商品使用功能,倒不如說是其品牌背后象征的身份基因。


不止中國,奢侈品在拉丁語中,除了是價格不菲的物品,還有“創造舒適和愉悅感受的物品”的意思。2013年,巴黎奢侈品導購界統計過一組很出名的數據,99%購買奢侈品導購雜志的人,其月收入在8000歐元以下,形成所謂的“拜物教”,與真正奢侈品的目標客戶群相差甚遠。


誠然,年輕人走向奢侈品的第一步就被醒目的logo綁架了購買自由,即使是經濟實力不允許,也要通過各種渠道買一個來歷不明的包,到手之后卻又免不了重重猜忌。正如某鑒定師所說,“很多人選擇鑒定并不是真的想知道真假,只是為了求一個心安與底氣?!?/span>


更諷刺的是,在奢侈品交易中的真假與否僅占購買時考量因素的41%。我們看得見的是一張張鑒定報告,看不見的永遠都藏在不可言明的隱晦處。YKK金屬拉鏈,上海YKK拉鏈,南京YKK樹脂拉鏈,,SAB拉鏈,,YCC拉鏈。SBS拉鏈。